高龄男性生育对后代都有哪些影响?

美亚国际生殖医疗官方网站    新闻动态    高龄男性生育对后代都有哪些影响?

高龄男性生育对后代有什么影响?

伴随着社会经济发展,国内外男性生育年龄逐渐推迟。2015年开始实施的二孩政策,使得高龄男性生育显著增多。虽然借助辅助生殖技术(ART)可能解决高龄男性的生育问题,但其遗传安全问题不容忽视。随着年龄的增长,受时间和环境的综合影响,男性生精能力下降的同时,精子发生过程中出现的遗传学改变也会增加子代罹患认知神经疾病、常染色体显性疾病、先天性疾病和其他疾病的风险。

随着计划生育政策的逐步放开,中国男性生育年龄呈现了升高的趋势,因此男性对后代健康的影响也越来越受关注。在某男科门诊中,40岁以上患者从2015年的4769例增长到2016年的8235例,分别占男科门诊量的19.5%和27%,出现了较大的增幅;50岁以上的患者门诊量也有提升。

高龄男性会使子代产生认知神经疾病,例如孤独症、双向性精神障碍、精神分裂症;常染色体显性疾病,例如软骨发育不全、阿佩尔综合征、成骨不全、眼癌;先天性疾病,例如无脑儿、大血管错位、先天性心室间隔缺损、房室间隔缺损、神经管缺损;其他的疾病,例如神经性失调、神经系统肿瘤。

高龄男性的DNA水平的改变

在高龄男性的精子中,DNA损伤水平比年轻人高。DNA损伤与年龄有着紧密的联系,并且不育男性与有生育能力的男性DNA碎片化水平有着明显的区别,提出了对高龄男性不育的治疗应该着眼于精子的前向运动和DNA损伤。

除此之外,有研究表明DNA损伤与精子浓度、前向运动力、精子总量显著相关,DNA损伤程度高的男性,自然状态下致妊娠率低。

DNA突变是一种永久性的DNA序列的改变,发生在DNA的复制,也可以发生在其他细胞过程中。男性生殖细胞处于不停的DNA复制和分化中,40岁的男性生殖细胞DNA的复制周期是40岁的女性生殖细胞的25倍,如此高频率的复制使高龄男性的DNA突变率远高于年轻男性。碱基替换是最常见的父源突变,这会造成在有丝分裂的时候DNA聚合酶连接在核苷酸序列上时发生错误。

虽然高龄男性产生的DNA突变同样也是人类产生突变基因的重要来源之一,这种新生突变可能会对人类的进化有意义,但是更多的是导致新遗传病的产生。

高龄生育1

高龄男性染色体水平的改变

性染色体比常染色体更容易发生非整倍体突变,但却与年龄没有关系。染色体非整倍体突变是染色体数量的变化,精子的非整倍体突变发生在精子的减数分裂时期,染色体没有均等地分配到子细胞中。大部分的非整倍细胞不会与卵母细胞结合产生子代,但有1%的非整倍体精子与卵母细胞结合形成受精卵,最终产生子代,然而绝大部分的子代有先天出生缺陷或者智力发育迟缓。

有关染色体突变与年龄的关系的研究尚不完善,特别是与染色体结构变异的研究,十分有限。而有关染色体整倍体突变是否与年龄相关现在还存在争议,染色体的非整倍体突变与年龄的关系也仅仅局限于少数常染色体。

高龄男性表观遗传学水平的改变

研究表明表观遗传学不仅可以遗传给下一代,还能十分稳定地遗传。随着年龄的不断增加,男性与内毒素接触对组蛋白造成影响,这种表观遗传学的变化不仅仅可以传给下一代,甚至可以隔代遗传。

高龄男性生育其后代的影响

目前普遍认为父亲生育年龄与儿童癌症及神经系统疾病的发生有关。  

在环境因素和时间因素共同作用下,高龄男性的精子细胞在DNA水平、染色体水平、表观遗传学水平上均有变化,而男性生殖细胞的高速复制频率也使染色体突变和DNA突变的概率更高。20岁的时候男性的染色体复制了150次,而在50岁的时候大概进行了840次,这大大增加了精原干细胞分化成精子过程中染色体复制错误的概率。而DNA的复制频繁,随着年龄的增长DNA复制和修复更加容易出错。由于年龄大在精子发生过程中受环境因素影响的时间长,表观遗传学方面也发生了稳定的可遗传的变化。

这些变化都伴随着高龄男性的生育能力下降,但尚没有明确评价男性年龄与生育力关系的体系,这就是为什么90岁的男性仍然可能会有生育能力年龄的增长只是生育力下降,没有能明确量化下降多少。

尽管现代辅助生殖技术已经能降低因父亲高龄而致子代某些疾病的发病率,但在适宜年龄及时生育会更好。或者将精子冷冻,以便随年龄增长或其他因素导致精子质量不佳时有高质量的精子可以用于辅助生殖。

2018/07/20
浏览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