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地下代孕标出年薪20w,法院指出且不受法律保护

美亚国际生殖医疗官方网站    科普园地    国内地下代孕标出年薪20w,法院指出且不受法律保护

在中国,“借腹生子”从古至今都是一个让人无法接受,备受争议的话题,,随着现如今思想的逐渐开放,代孕也逐渐进入了人们的实现,那么既然是代孕,孩子应该归谁所有?就在不久前,就出现了一场因“请人代孕”而引发的抚养权争夺战在福建省厦门市的人民法院上演。

其中的女方起诉主张孩子应该归她,并要求男方支付每月3000元的抚养费,直至孩子年满18岁;而男方则辩称,双方只是代孕关系,他出钱请她生孩子,理所当然拥有孩子的抚养权。法院在审结此案时,判决孩子抚养权归女方,男方需承担64万元的抚养费。

................

第三方生育

所谓的代孕协议是不受法律保护的

在一些底下的代孕机构中,为了显示出真实感,会为需求方提供一个“合同”。由于国内还未承认代孕,所以尚无法明确认定是“代孕合同”。即便双方在现实中签订“代孕合同”,在其法律效力下仍然是无效的。

代孕合同,即为代孕方与求孕方约定在代孕中双方权利义务的有偿合同。目前我国法律没有对代孕合同作出明确规定,但卫生部于2001年颁布实施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中规定:“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应用应当在医疗机构中进行,以医疗为目的,并符合国家计划生育政策、伦理原则和有关法律规定。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根据该规定,禁止实行代孕技术,只允许采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通过妻子的子宫进行怀孕。

从生育权和亲权的角度来看,目前受法律保护的生育权主体仅限于缔结了婚姻关系的夫妻。合法的生育应以结婚登记并办理准生证为条件。代孕方将基于血缘关系的亲权通过代孕合同转移给求孕方,违反了亲权专属于父母,不得让与、继承或抛弃的原则。从代孕合同的本质来看,是将代孕方的子宫作为“物”来出租使用,将孩子作为商品交易的对象。以上两方面均反映出代孕合同有违公序良俗、社会公德的一面,与合同法的基本原则相违背,应属无效。

有的代孕机构表明代孕妈妈是按姿色标价的

之前有记者调查发现,在厦门有多家代孕中介公然在网络上招聘代孕妈妈,寻求代孕需求者,并声称只要付得起钱“包成功”。

此类“借腹生子”的中介机构很多。有的代孕机构甚至承诺,可以找年轻漂亮的大学生做代孕妈妈,让客户“挑到满意为止”。

不过,法官指出,这些服务全是违法的,而购买这些服务全都不受法律保护。

除此之外,一些代孕网站上的内容显示,代孕需求者可以提出对代孕妈妈的具体要求,包括身高、体重、血型、学历、视力等,甚至还可以挑选代孕妈妈的外貌,主要分为“一般”、“漂亮”和“非常漂亮”三类,价格也相差甚远。中介称,代孕妈妈年轻漂亮、学历高的年薪可达20万元。

在宣称可以提供代孕服务的同时,代孕中介网站也在自己的网站上公开招聘代孕妈妈,待遇从6万元至20万元不等。其中,通常代孕公司招聘代孕妈妈会给年薪8万元至12万元的佣金,而年轻漂亮、学历高的能拿到20万元年薪。

代孕

借腹生子 孩子的归属成为两难问题

据了解,“借腹生子”引发的民事纠纷近来不断。为防止法律纠纷和伦理危机,卫生部出台了《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禁止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从而在法律层面堵截了“借腹生子”。

但是,目前如何查处此类现象?发生争议后,孩子应该归哪一方所有?还有,关于孩子的权责如何分配?法律上仍然存在空白。

“这是一个两难的困境。”厦门大学法学院教授黄健雄说,一方面借腹生子违反社会伦理道德,而另一方面,不孕症又是客观存在的事实,根据世界卫生组织上世纪80年代的一次调查统计,世界上的不孕患者人数为8000万至1.1亿人。这些不孕夫妇“圆梦”的需求也是客观存在的。

由于代孕协议不受法律保护,所以一旦借腹生子的双方发生争议或者出现反悔的情况,就不能按协议约定来解决问题,只能根据法律的规定来处理。

黄健雄认为,如果代孕者提供卵子,那些不具有委托妻子基因的孩子,由于只具有委托丈夫的基因,因而在法律上属于“非婚生子女”。

而根据婚姻法的规定: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因此,像本案被告作为孩子的生父负有法定抚养义务,孩子的抚养权参照婚姻法的规定执行,哺乳期的孩子通常应归母亲。

那么代孕妈妈有哪些权利?对此,黄健雄认为,虽然代孕被看作是代孕妈妈“出租”子宫以获取报酬,本质上属于出卖身体器官的使用权,但孕母和孩子之间依然具有亲子关系。在法律关系上,代孕妈妈与所生的小孩属于自然血亲下的母子关系,其享有作为母亲对儿女的所有权利,也应尽到作为母亲应尽到的义务。

2018/05/25
浏览量:0